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新闻  >> 查看详情

从“云抉择”到“云湖南” 看“世界无人驾驶第一城”的“云之恋”

来源: 世界侨网  日期:2020-09-09 15:55:45  点击:9821 
分享:

/唐学伟

在如诗如画的潇湘大地,一个引起世界观注的“云”之恋—“岳麓峰会”正在举行。98日,以“数字新经济 云开看未来”为主题的2020互联网岳麓峰会在长沙盛大开幕,网红“厚道长沙”,正在以不凡实力,网动世界,铸就繁荣的数字经济。
一、新发展格局:湖南超前的战略抉择
824日,习总书记主持召开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时再次强调:要推动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那么,如何才能形成新发展格局?很显然,被动的“跟着走”的权宜之计是行不通的。因此,需要有主动适应新时代的战略抉择。  “岳麓峰会”之所以抉择不凡,是因为结合了世界数字产业发展的态势和湖南自身的发展特色,聚焦新金融、互联网和软件开发等前沿行业。聚集各界“云精英”共同探讨,如何利用“云经济”的新模式,推进湖南数字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2014年,当湖南决定发展互联网产业的时候,长沙高新区的互联网企业仅有142家。6年后的情况是:长沙的数字体量己经成功破万。近3年注册落户园区的互联网企业月均超过100家,互联网产业年营收最初不过数十亿元,并且正朝着超千亿的目标迈进。
很有必要“回放”湖南“云抉择”的历程: 2013年底,时任湖南省省长的杜家毫提出,“抓住移动互联网蓬勃发展的良好机遇”。
2014年,湖南在中国率先出台鼓励移动互联网产业发展的文件和政策。湖南省市区连续五年每年提供4亿元产业扶持专项资金。
2017年的互联网岳麓峰会上,省委书记杜家毫现场当起“招商员”,2018年,他继续向世界发出“春天的邀约”:希望与中国移动、华为、百度、新松机器人等知名企业共建“朋友圈”,欢迎更多国内外互联网知名企业将“第二总部”落户湖南,在湘应用更多新技术、新产品、新模式,布局更多新业务、新业态、新基地,推动形成“北有北京、南有深圳、东有杭州、中有长沙”的中国互联网产业发展新格局。
至今,“岳麓峰会”己举办了七次,己成为新湖南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大载体”。也因为如此,可以说,湖南己为适应国际、国内“双循环”做好了准备。数据显示,2020年,面对“防疫与复产复工”的“双重大考”,今年上半年,湖南省移动互联网企业“逆势”实现了707亿元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0.8%,成功扭转一季度下跌态势,强劲复苏。
 二、岳麓峰会“云之恋”成就了“世界无人驾驶第一城”。 
成功缘于实干,祸患始于空谈。“岳麓峰会”的深远意义在于,脚踏实地的真抓实干! 4月下旬,长沙推出面向公众的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后,430日,长沙智慧公交315线首发仪式,正式面向长沙市民开放运营。这意味着长沙迈入“智慧交通”时代,长沙也因此被誉世界无人驾驶“第一城”。
日前,在中国智能网联汽车产业投资潜力城市100强榜单发布中,长沙与北京和深圳一起,名列全国城市百强榜前3名。显然,长沙在“智能网联汽车产业”上,下了一盘“先手棋”,其“头羊效率”正在显现。 “智慧公交”长沙领跑全国
央视在报道中介绍说,全国首条智慧公交在长沙首发。“首条”智慧公交“首发”,从首条到首发,可谓“来之不易”。中国不缺“GDP自觉”的书记市长,但少见“公交自觉”的书记市长。其实早在2015年,长沙就开始谋划智慧公交的战略。要解码“厚道长沙”,为什么如此重视公交先行?我们可以透过智慧公交的建设,看长沙的民本情怀和推进高质量发展的定力!
2015年的一天,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胡衡华,当时正任长沙市长,衡华同志坐上了公交车,从长沙火车站出发,一直到长沙南。途中他发现了公交车靠站难、行车难、准点难、老百姓乘车难、公交司机劳动强度大、工资低等等问题。于是,如何破解这些“忧心的难点和痛点”?如何创建“公交都市”?如何让老百姓有更多的获得感?如何在拥挤的城市道路上做文章?如何创建智慧城市交通?如何靠“智慧”实现车路协同?智能公交如何倒逼“智慧城市”升级?如何叠加发力?为什么要把智能公交优先发展好?如何实现智慧公交示范的“头羊效率”?如何从公交车、校车、渣土车开始做起?一系列的问题都摆到了长沙决策者的面前。
答案就是:需要坚定的民本情怀;需要保持定力;需要培育产业生态;需要引进创新企业、创新项目、创新的思路;需要把路、车、云连接起来,在智慧城市的“车路协同”上做文章。
尽管当时智慧城市主要的应用局限在智慧楼宇和视频监控的层面。因此,需要站在提高政府公共治理能力的角度,推动服务型制造,推动智慧公交、自动驾驶产业的发展,推动交通、城管、交警等政府管理部门发挥“智慧城市的大脑”,提升服务城市的能力。
 三、为什么说智慧公交的“头羊效率”把握“云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时与度”
 资料显示,“赛迪顾问”汽车产业研究中心将长沙作为典型城市进行研究,认为长沙通过智能网联示范区建设,构建了完善的政策标准、产业扶持体系,投资潜力得分位于第三位,产业将进入快速发展期。
该报告认为,智能网联汽车产业深度融合电子信息制造、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信息通信等多个高新技术产业,是推动传统产业向高端化升级的重要抓手,也是“新基建”成果的集中体现。我国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处于发展初期,发展路线和商业模式尚不明确,如何布局和发展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已成为政府、企业及资本面临的主要课题。显然,长沙在研究这一“课题”上,下了一盘“先手棋”,其“头羊效率”正在显现。
头羊效应又叫羊群效应。是指羊群中有一只领头羊,当领头羊朝一个方向运动时,羊群就朝这个方向运动,这只领头羊成了羊群的示范。
从管理学来看,“羊群效应”,如一个产业在探索之中,在尚没有形成产业集群前,“羊群”是散乱的,大家在一起盲目地左冲右撞寻找食物。但当一头羊发现了一片肥沃的绿草地,并在那里吃到了新鲜的青草,后来的羊群就会争抢那里的青草。
羊群效应的出现一般在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行业上,而当这个行业出现了一个领先者(领头羊)占据了“高地”,此时整个羊群就会向“头羊”聚集,形成“产业集聚效率”。
香港紫荆网副总编辑刘林表示,长沙的智慧公交的“头羊效率”,其实在于“解锁效率”。一是能解锁城市“拥堵和出行难”之城市病;二是能解锁“智慧城市“面临的”临门一脚“的“数据孤岛”问题。智慧城市说了许多年,但城管、交通、交警等等部门的“大数据”并没有真正“打通”,更没有真正形成“智慧城市大脑”。三是有利于解锁大数据产业,推动传统产业拥抱大数据产业,实现产业升级。这其实就是,用智慧公交推动第四次产业革命和第四次城市交通大变革。
意大利欧华联合时报社长吴敏认为,由此带来的是,新技术、新产业、新基建+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多场景叠合效用。为高质量的“绿色发展”带来深度的产城融合、业态变革和城市文明。
韩国新华报社社长曹明权表示,此前国内外对长沙的认知一直有一大误区。在世界各地,只要提到长沙,人们只知道长沙有“超女”(肤浅的认知就是娱乐),如果说防疫战面前,“长沙厚道”的故事,让人们对长沙有了全新的认知的话。那么,中国首条“智慧公交”线路,在长沙诞生后,在智慧公交领域长沙已与上海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事实上,长沙已在智慧公交上实现了“领跑”。如果说,“超女”让人们对长沙产生了“好奇”感的话,那么“长沙的厚道”和“首条智慧公交”,就让人们对长沙由“兴趣感”,上升到了来长沙投资兴业或观光旅游的“兴奋感”。显然,智慧公交的“头羊效率”,就是城市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
智慧公交为什么能让城市更从容?
长沙智能驾驶研究院院长马潍博士介绍说,智慧公交不是数字城管、交通信息化的简单连接,而是用人工智能撬动社会治理效率和经济发展质量的支点。为此,长沙市的决策层,十分注重智慧交通与智慧城市建设的顶层设计。政府除了在大数据和部门整合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之外,还注重引入市场组织与城市居民共同拟定智慧城市的战略规划与路线图,形成“共建”的主体结构。在升级信息基础设施的同时,鼓励居民和科技公司利用各类技术平台参与城市规划和治理,形成“共治”的新格局,进而实现“共享”的目标。智慧公交让城市出行更方便,更畅通,已成为城市美好生活的有力依托。
马潍博士表示,厚道的城市更加注重以人为本的技术升级。长沙汽车没有限购,给市民带来自由拥车的快感。但如何减低城市交通拥堵的顽疾呢?如何尽可能地鼓励市民使用公共交通来完成日常上班出行需求?要想吸引城市居民乘坐公交,首要要保证公交正点和顺畅,否则大家就不会乘坐。不正点的公交要么等不到,挤不进,要么空驶无客,造成公交公司的亏损。由于正点与否和交通的阻塞有极大关系,而交通阻塞又和交通事故,鲁莽驾驶,私家车占用公交专用车道等有关。针对乘客,运营和监管部门的不同痛点,长沙的智慧公交系统安装了智能辅助驾驶,疲劳驾驶检测,占道报警,高精度定位,载客人数统计等功能,同时利用C-V2X车路协同让红绿灯动态配时,有选择地优先通过公交车。如果公交车能让居民更快的到达上班地点,就会降低私家车使用率。进而提高城市的运行效率和居民的幸福感。这是长沙今年利用自动驾驶技术降维打击,在解决民生的痛点上率先走出的一步。
厚道的城市,高屋建瓴的同时,更要润物无声。让高大上的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技术为人服务,提高就业质量,并创造新就业机会。既能提高城市运转效率,又能富足城市生活。融合智能驾驶和车路协同的思路,进一步可推广到其他市政车辆,如把家长和学生联接在一起的人---云校车解决方案。渣土车的智能化,电动化和网联化可以提高车辆的安全性和运营效率。
四、智慧公交 “云之恋”的“头羊效率”为什么是抢抓千亿级智慧城市市场的“先手棋”?
长沙的智慧公交之所以能领跑全国,得益于坚定的实施“交通强国”战略和建设“公交都市”的布局。用湖南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胡衡华的话来说,就是要把长沙建设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公交都市”,必须坚持“公交优先”的宗旨,在决策和执行过程中坚持“公交先行”理念。
长沙最近几年在推动自动驾驶技术方面异军突起,以自动驾驶第一城的美名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但胡衡华书记却时常提醒大家,我们要不忘初心,新技术还是应该从为解决群众的出行痛点出发,尽可能的让高端技术降维打击,大面积落地,改善人民的生活。据《全球半年度智慧城市支出指南》IDC预测,2023年全球智慧城市技术相关投资将达到1894.6亿美元,中国市场规模将达到389.2亿美元。其中,中国市场的三大重点投资领域依次为弹性能源管理与基础设施、数据驱动的公共安全治理以及智能交通。马潍博士分析说,随着智慧城市的建设,以全息感知的车路协同智慧交通,以及基于感知数据所延伸出的城市综合安全治理、效率治理,应急治理,环保治理等方向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迎来新的战略发展机遇期。
很显然,长沙的智慧公交在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和新基建中已是先行者,下了一盘“先手棋”,这就是“头羊效率”。长沙下好了智慧公交“先手机”,在新一轮城市建设与技术发展的新契机中,抢占“高地”。因为,无论是传统的安防企业还是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以及方兴未艾的运营商5G部署大浪潮中,大家都在技术落地产业的过程中寻找“刚需”。在各地众多示范演示性的项目中,长沙率先找到智能驾驶普惠大众的刚需。这便是长沙在智慧公交抢占“头羊效率”的高明之处,是厚道长沙的远眼、格局,更是城市的担当
 五、世界智能驾驶“第一城”的“洼地效应”
很显然,长沙已经是世界第一个同时开通无人驾驶出租车和智慧公交车的城市,同时又是具备两个100公里大场景的城市:100公里智慧高速和100平方公里城市智慧道路。 需要说明的是,无人驾驶出租车和智慧公交城市的竞争,本质是人才的竞争和高端数字产业“新基建”的竞争。
无人驾驶出租车与智慧公交车,是数字产业“新基建”新技术的集大成的“大载体”。是5G、云、自动识别等城市智慧“大脑”的“充电宝”。
有了这个“大载体”,加上长沙的低房价和已实施的22条人才战略,一线城市的人才,就会“回流”长沙。 有了人才储备,有了无人驾驶和智慧公交的“集成智慧”,长沙就成了新一轮人才竞争和产业竞争的“洼地”。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湘江新区在自动驾驶领域的突飞猛进,长沙也是全国十大软件产业基地。今年长沙又吹响“软件业再出发”的号角。岳麓山国家大学科技城软件产业生态圈的建设可以说是其势已成。
“长沙软件产业再出发”战略部署中,长沙市各区县已形成了“你追我赶”的发展态势。例如雨花区凭借“雨与花的厚道”,再获丰收。长沙市雨花工业软件及智能机器人装备产业基地授12个项目签约,工业软件及智能机器人装备产业基地开工,《促进工业软件发展三年行动计划》《关于加快工业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出台。
芙蓉区则深耕软件产业链,注重打造“智慧科技”内涵新路子。该区己有软件开发类企业4623家。2019年全国软件及信息技术服务百强企业中,在芙蓉区有分公司或办事处就达到了14家。
由于无人出租车和智慧公交上路,需要庞大的城市配套设备、交通大基建、新基建。由此带来的必然是人才流、资本流、产业流、市场流等“市场要素”向长沙聚集。这便是未来长沙做为世界无人驾驶“第一城”的魅力所在。
近年来,长沙在推动产业高质量发展中,有一个“树论”理念。就是“厚道的长沙”,将每一个产业,每一个企业,每个创客,当着一棵树来培育,当一个又一个的“小树”,在长沙都培育成“大树”之后,长沙就有了一片广阔的”枝繁叶茂的森林”。我们有理由相信,全球智能网联汽车产业集群,将会越来越多的向长沙聚集,为高质量发展注入了无穷的动力。(本文作者系湖南省对外经济文化促进会、湖南省新能源产业协会副会长、澳大利亚国家旅游集团秘书长)
来源日报: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相关新闻

    暂无信息